导航菜单

友发集团拟在上交所IPO 供应商和客户为同一对象-世界上最贵的车

友发集团拟在上交所IPO 供应商和客户为同一对象

友发集团表示,为了减少关联交易,友发集团在2018年2月份收购了物产友发1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友发集团成为物产友发的控股股东,持股60%。

记者注意到,友发集团在2018年向物产金属销售了6832.14万元的带钢,同时又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向物产金属采购了6835.57万元和124.98万元的带钢。

那么,6832.14万元的带钢采购额是否算得上“采购数量相对较小”呢?上述交易是否具备充分的合理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友发集团,但截至发稿时间,暂未收到回复。

以合营企业作采购平台作为生产焊接钢管的传统企业,友发集团的毛利率较低,且在2017年和2018年两年持续下滑。招股书(更新)显示,2016年至2018年各年度以及2019年上半年,友发集团的毛利率分别为4.48%、3.25%、2.83%和3.84%。

值得一提的是,友发集团和物产友发也从天津物产集团下属子公司处进行采购。例如,友发集团在2018年向物产金属采购了6835.57万元的原材料;而在2016年至2018年各年度,天津物产基建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基建)及其同一控制下的多家企业是物产友发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物产基建同时也是天津物产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天津友发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发集团)拟在上交所IPO的招股书(预披露更新)。

供应商和客户为同一对象事实上,物产金属既是友发集团的供应商,也是其客户。而友发集团在解释这一双重关系的原因与合理性时,则又透露出了另一个故事。

为此,早在2013年,友发集团就选择和天津物产集团控股子公司物产金属成立了合营企业天津物产友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友发),并以后者作为公司主要原材料的统一采购平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友发集团早在2013年与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物产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天津物产金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金属)共同成立了一家合营企业,并以该合营企业作为友发集团的原材料集中采购平台。然而,天津物产集团持有物产金属的股份目前已被法院冻结。

不过,友发集团表示,由于物产金属自身不具备友发集团子公司拟采购材质和型号的带钢,同时又因本次采购带钢数量相对较小,如物产金属单独向其他钢厂采购则价格较高,因此为筹集友发集团子公司买卖合同中所需材质及规格的带钢,物产金属向物产友发采购上述货物后销售给友发集团子公司。

此外,物产金属同时扮演了友发集团供应商和客户的角色,而据友发集团解释,这与友发集团的三家子公司为取得银行融资授信用于采购原材料有关。

在友发集团成为物产友发的控股股东之前的2016年和2017年,友发集团对物产友发的采购额分别占公司整体采购金额的72.24%和64.4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物产友发对友发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达226.11亿元和112.83亿元,分别占同期友发集团原材料采购总额的64.11%和57.89%,采购金额占比逐年下滑。

在招股书(更新)的第287页,友发集团陈述,友发集团的子公司邯郸友发、管道科技、唐山正元为取得银行融资授信用于采购原材料,根据授信银行实行第三方电子平台监管交易履约情况的信贷业务要求,与天津物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物产金属的控股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电商公司)、物产金属(被物产电商公司指定为本次交易的供货商)、融资银行签署《××银行“产业链”业务四方合作协议书》,由物产电商公司向融资银行推荐友发集团的子公司作为其信贷客户,由物产电商公司履行交易数据、订单履行情况等交易真实性线上监管责任,融资银行提供货款融资服务,友发集团的子公司使用融资额度向物产金属采购带钢(即原材料,记者注),四方主体还签订了《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承兑协议》《工业品买卖合同》等多份协议。

一位注册会计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情况会让人产生是否骗贷的疑问,但既然企业已经披露出来,它的合规性也许存在,这需要有进一步的说明。

不过,启信宝显示,天津物产集团持有的物产金属股份已被法院冻结。

具体来看,原材料占据了友发集团主营业务成本的90%以上,对公司的业绩影响最为关键。友发集团也表示,焊接钢管的利润率水平很大程度上受到原材料价格变化情况的影响。因此,控制好原材料的价格显得至关重要。